歡迎歡迎訪問四川川交路橋有限責任公司官方網站!
位置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企業文化 > 川交文苑 > 信息瀏覽
你要好好活著
發布時間:2016-04-09 13:35:06  點擊次數:553

  第一次讀《活著》,是在高中時期,向鄰居老師借了來讀了一個暑假,就像讀任何一本小說一樣的讀法。第二次讀《活著》,是在大學時期,老師推薦閱讀書目,為了完成作業一樣的讀法。第三次看了電影版本《活著》,是在才上班的時候,打發掉無聊的工地夜時光。如今,27歲的我再次拿起《活著》,為了完成作業的目的,卻多了思考和領悟。

  中國過去六十年前發生的一切災難,都一一發生在福貴和他的家庭身上。接踵而來的打擊令讀者無從同情,但余華至真至誠的筆墨,已將福貴塑造成了一個存在的英雄。當這部沉重的小說結束時,活著的意志,是福貴身上唯一不能被剝奪走的東西。這是美國《時代》周刊對《活著》的評論。

  福貴,地主家的兒子,生活富庶,愛好賭博,靠著祖上留下的前風光了一陣子,最終家產全部被敗光,父親被活活氣死。后來,福貴被抓去從軍,在這條艱苦的從軍路上,他活下來了。然而,福貴的母親因病去世了,兒子有慶為難產的縣長老婆輸了大量的血死去了,女兒鳳霞難產也離開了,只留下來了苦命的孫子“苦根”,妻子家珍在女兒難產后沒多久也離開了人世,女婿二喜在搬運的過程中被兩排水板生生夾死。接踵而來的意外,接二連三地失去了身邊的親人,這是那個艱苦時代的悲劇縮影,這更是福貴人生悲劇。不管是三次閱讀還是觀影,我都眼淚嘩啦,為時代悲哀,為福貴的痛苦而痛苦。應對死亡,最痛苦的不是離去的人,而是被迫承受這一切的生者——他們不僅僅肩上多了一份職責,而且身邊少了一個一同承擔的人。

  在慶幸福貴還有孫子“苦根”相依為命的時候,小說寫道:苦根是吃豆子撐死的,這孩子不是嘴饞,是我家太窮,村里誰家的孩子都過得比苦根好,就是豆子,苦根也是難得吃上。我是老昏了頭,給苦根煮了那么多豆子,我老得又笨又蠢,害死了苦根。這里,我又再一次抹淚,我分明能看到一個滿臉皺紋的老人在無奈痛苦地責備自己。故事快要講完了,福貴的親人一一離去,孑然一身,他變得更加的敬畏生命,他告訴自己,要替他們好好活著。

  故事的最后,福貴實現了曾經對孫子“苦根”的承諾——買牛。是一頭最多還有兩三年命的老黃牛,他花光了所有身家,給它起了和自己相同的名字——福貴。末了,福貴終于把故事講完了,他站了起來,拍拍屁股的塵土,微微晃動對老牛說:“今天有慶、二喜耕了一畝,家珍、鳳霞耕了也有七八分田,苦根還小都耕了半畝。你嘛,耕了多少我就不說了,說出來你會覺得我是要羞你。話還得說回來,你年紀大了,能耕這么些田也是盡心盡力了”。福貴買了牛,是終于找到了一個可以和他相依為命的,他也找到了如同他一樣的存在,他的話里更多的是安慰安慰自己。親人雖然離去,但是在他的心中,他們一直未曾離去,自己一直在好好地活著。

余華在序中這么寫,“活著”在我們中國的語言里充滿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來自于喊叫,也不是來自于進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賦予我們的責任,去忍受現實給予我們的幸福和苦難,無聊和平庸。《活著》這本書本身并沒有告訴我們應該怎樣活著,余華用福貴的一生告訴我們生老病死,這是每個人都避免不了的,除了生死,任何事都不是大事。遭遇高考失利、生意失敗、地震海嘯、交通事故……災難隨時都可能會降臨,人終究是要踏上死亡的路,套用徐福貴夫婦對春生的話來說:活著,好好活著。只要活著,就有希望,只要活著,就是勝利。

所以,要好好的活著。(橋梁分公司 高敏)

久久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