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歡迎訪問四川川交路橋有限責任公司官方網站!
位置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企業文化 > 川交文苑 > 信息瀏覽
一路朝西行
發布時間:2013-11-14 10:56:42  點擊次數:856

       又是他們,站在前場的我看到一群朝圣者不驚感嘆。前天在40公里外看到了他們,而今天又看到他們,意思是說,他們僅僅是用跪的方式,在一天半這么短的時間內,走了整整40公里。一個讓人驚嘆的數字,一種永不停歇的跪拜方式,以及一個永不回頭的朝圣方向,增添了他們的人生之旅的神秘色彩。

       我不知道他們來自哪里,但是他們以格外莊重的神情,站起,跪下,俯臥地面,他們將翻越高聳入云的雪山,涉過奔騰咆哮的河川,從千多公里之外,以極大的毅力和無比的虔誠,一步步接近圣地的凱旋門。

       陽光下依稀可見飽經風霜的黑紅臉膛,粘結著風塵的散發,以及繡著硬繭的額頭,襤褸的傳統服裝,平底的布鞋,這些都足以使得他們贏得周圍人們的普遍贊譽和授予的英雄桂冠。在他們的眼中似乎只有兩種命運,要么磕到拉薩大昭寺,要么途中倒斃死亡。據知,80年代的朝圣者,他們都是赤腳,而現在的他們也僅僅在雙手多了兩塊木板和四肢關節處多了護膝護肘。

       他們似乎是一家人,旁邊有個小孩,親切的叫他小和尚吧,大概五六歲的樣子,跟著大人們做著同樣的動作,站起、跪下、俯臥地面跪拜向前……當時在我看來,這么大的小屁孩怎么可能有這樣的雄心壯志,更不可能有這么強的體力一直跪拜,結果我錯了,當我第二次見到他們,小和尚的手上已經換上了新的松木,衣服更加坑臟,特別是在衣肘和膝關節處已經磨破了。但是小和尚表情嚴肅,皺紋都似乎吞噬這年紀小小的少年,黝黑粗暴的皮膚或許證明他是藏族人吧。眼前的一切,著實讓我吃驚。這是一種精神,這也是一種毅力的體現,況且年紀輕輕的小和尚便有著這樣的精神。在常人看來,他們或許是傻子,或者是被宗教坑害的人民,但是在我看來,他們代表著一種堅持,一種執著。為了完成他們的心愿,他們耗盡精力,用一年甚至更長的時間用身體丈量世界屋脊的每一寸土地,而這一些人大多倒斃在漫漫路途中。

       我時常會想:人生在世,不得轟轟烈烈一場,豈不枉為人哉?朝圣者,他們走出了他們轟轟烈烈的人生。

       在他們朝圣的路上,我看到了另一個情景,路途中不時有圍觀人群,也不時有信徒走過路過,哪怕就是當地的居民看到朝圣的他們,也會情不自禁的從包里拿出一元或兩元的慰問,這樣的一元兩元在我們現在的生活看來并不算什么,但這似乎就是一種強有力的動力,鼓舞著向他們夢一樣的圣地前進。他們的精神在這個方向是統一的,也難怪他們的民族是那么的團結。

       山谷里,烏云欲墜,天上飄著雪花,漫野皆白。他們蠕動在曠野雪地,他們,雙手揚起落下,身體此起彼伏,寂靜的山谷中響起了木板磨擦凍土的聲響,混合著綿綿不絕的誦經聲。只要到了拉薩,這便會使他們榮耀一生,他們的名字也將得以廣泛而深入的傳誦。這便是他們一生羨慕并追求的最高理想。

       在雪域高原一步一步地以磕頭俯身這一含有自虐的苦行方式去朝圣,這在其他任何一個民族,任何一個宗教,任何一個地區都是沒有的。他們普遍認為,唯有以這種方式朝圣佛祖,祈禱佛法永存,才能表達最虔誠、最深切的情感和愿望,如果誰死在朝圣路上被認為不是不幸而是有幸。在這里流行有一首描述磕頭朝圣的民歌,內容為:

            黑色的大地是我用身體量過來的,

            白色的云彩是我用手指數過來的,

            陡峭的山崖我像用梯子攀過來的,

            平坦的草原我像讀經書一樣掀過來的…… 

       我所見到的他們僅僅是隊伍中的一部分,這也是317的一片景,在其他通往西藏的道路中,有更多的類似他們一樣虔誠的信徒,他們的信仰是一樣的,心亦是一樣的,一心向佛。

                                                                                                            (路面分公司  康柯)

下一條:夢中拉薩
久久草